手机版
您的当前位置: 考试资料网 > 文档类 > 演讲稿 > 对话清华特招才女蒋方舟:曾想“与鸡同归”

对话清华特招才女蒋方舟:曾想“与鸡同归”

来源:演讲稿 时间:2020-02-11 点击: 推荐访问:对话清华特招才女蒋方舟 清华大学才女蒋方舟

【www.041188888.com--演讲稿】

清华园里的蒋方舟

  四月的清华,垂柳依依,。蒋方舟一头清爽的短发,气喘吁吁的,把单车停在法的门口,步履轻快地。斜背的挎包,一身黑色的休闲装,腰间别出心裁地别了条绿色的腰带。“呵呵,出门我搭配的,其实我蛮喜欢搭配服装呢。”她嗓音清悦,浓眉大眼,用手地抹了下额前的刘海,一脸甜甜的笑,神情安定柔和。和她漫步在清华园,偶尔有骑着单车的男生认出她来,轻喊“方舟”,她也微微一笑,应答前行。

  从7岁写书成名到去年被清华降60分路,方舟坦言她走得很求学于清华新闻传播,日子忙碌而充实。每天笔记本上课,下课跑步锻炼身体,给报纸杂志写专栏,周末跑去北大听讲座,遇到感兴趣物或话题,她会举手提问,时不时会被同学嘉宾认出而尴尬脸红。她对爱情充满憧憬,却又出超越年龄的冷静。

  坐在清华的“荷塘月色”边,蒋方舟爽快地了专访。

  没想过“某某家”

  翁小筑:上学期样?会学得很辛苦,毕竟清华?

  蒋方舟:,还好啦,中等吧。我觉得稍微和不区别,我是那种连稍微都算不上的那种。也说没去学,说稍微,用点小技巧,就可以差别的,但我懒得去琢磨。

  翁小筑:人都说清华降了60分了你,希望你以后能钱锺书、吴晗那样的大师,你会觉得挺大?

  蒋方舟:其实我挺讨厌说法,清华招生的要招进哪个大师,被预言的,我觉得很可笑。至于,还好,到大承受的也不算小了,就觉得还蛮习惯,我觉得没意义说要“某某家”,没想过。前段子被清华降60分了,大家就拿她跟蒋方舟比啊,说“个蒋方舟”之类,我觉得太可怜了。

  翁小筑:你过高考,幸运地进了清华,你开路工作,,你看待高考制度呢?

  蒋方舟:对,总算是进来了,进来以后进的过程,我觉得就没必要去追究,必要再去再去挖里面的之类的,我觉得意义了。而高考,我觉得应该更多的才华被认可,就拿应试吧,在我,其实应试技巧而能力,其实标准应该在能力上和真正的学习上而技巧上面。

  心里“小恶魔”

  翁小筑:你被直播,直播你会不觉得很难受?

  蒋方舟:我觉得像一点点的谈恋爱,一点点新闻就被直播,在,除了我芙蓉姐姐以外就了,就我和芙蓉姐姐是最近花痴了谁都要被播报的,挺讨厌的。

  翁小筑:跟少年作家成名不同,你在听课考,在家听父母的话,社会的规则,在规则里,你做得,你曾也,你心里“小恶魔”,“小恶魔”指呢?

  蒋方舟:对,我所说的“恶魔”,其实是说清醒,环境中,做着旁观者,一边做一边用眼睛去打量世界。做的,我是留多眼睛去观察它的,而讨好它,博得它的欢心。

  翁小筑:那会的早熟,比同龄人少了童年的乐趣?

  蒋方舟:也乐趣的年龄其实会转化,不维持一辈子,它肯定会变质成很痛苦的味道,不过是让它质变转化得早了一点而已,质变早一点其实痛苦会少

  翁小筑:家长想以你为孩子的榜样,试图克隆“蒋方舟经验”,与此,另人却觉得让孩子过早成熟,对成长不利,你看呢?

  蒋方舟:我觉得我流水作业下的产物,我奇思妙想下的试验品,而很有规划很有设计很有阴谋的流水作业,我成长的步其实蛮匪夷所思的。克隆实施性本身不难度,但愿不愿意克隆,克隆。

  翁小筑:你童年就出名了,太早出名会常为名所累呢?

  蒋方舟:其实我为名所累过,倒会为不名所累,有子,签售刚刚结束,新书,韩寒又做得,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。那为不名所累,后来,我会觉得其实不名与名和我无关了,失落啊之类的全没了。

  其实小写作为名所累,那的快乐是很单纯的,别人的关注。我看的小孩,不像我当时那样,的小孩,看得太了,炒作啊,博版面啊,怎样和某个人扯上关系啊,,比我通多了。其实我会觉得蛮悲哀的蛮失望的。哎,的下一代啊之类的。

  才见两面就“说要照顾我一辈子”

  翁小筑:你考来清华,曾想找清华生谈恋爱,在清华读了快一学年了,拍拖了

  蒋方舟:嗯,是人追求,觉得蛮可笑的。吃那一套,女生喜欢的那一套我不爱吃,比如送花呀,在楼下点蜡烛摆字呀,在楼下等两三个小时呀。我觉得我会动心,当面表示的,很喜欢那种短信或QQ,我觉得那样好孬种啊,但当面会拒绝,两者我拒绝,当面的我会稍微婉转一点,在QQ上直接表态,就惨烈了。

  翁小筑:跑到清华找你,约你吃饭是吗?

  蒋方舟:嗯,对对,约了两次,是看话剧,看电影都乌漆抹黑的,你吗,约两次,结果次看完电影在回来的出租车上面,就说要照顾我一辈子,吓死我了,才见了两面而已,一半的在黑暗中度过的。

  翁小筑:宿舍同学都拍拖吗?

  蒋方舟:差不多

  翁小筑:那你不觉得寂寞吗?

  蒋方舟:荷尔蒙分泌得超少吧,就有会稍微有点怀春的心里,BBS清华的男生对你的萌芽就死了。你一对你的看法,其实都蛮令人失望,我会觉得的标准越来越高了,就想长得好看就可以啊,脑袋聪明就可以呀,结果标准越来越高了,能力上要能征服我,要有气质,要比气,要是好家庭的,的标准越来越高,你等得越久,就越来越高。

  翁小筑:你有没鼓励你?

  蒋方舟:有有,她本来我16岁的初恋,会帮我设想好他会,她其实蛮担心她觉得越来越高,怕我能力去爱人,她怕我不怎样去爱人。

  翁小筑:说她怕你把爱情看得太清太透了?那你怕吗?

  蒋方舟:对对对,但我觉得我不怕,谁能撞上就撞上吧。我按我的步伐我的频率的走,我刻意去停留,刻意去找。

[NextPage]

  曾与父亲争执想跳楼“与鸡同归”

  翁小筑:你的成长样的家庭才有利于孩子的成长?

  蒋方舟:我觉得都能摊开说,其实家,我觉得是完美家庭的典范。有一段很坎坷,就高三那,家庭气氛超差,我爸天天逼得我想跳楼,比如放寒假回家,家里很紧张,够说,和高考的都说,的期待说,排名的都说。

  翁小筑:你了默契不说?

  蒋方舟:默契不说,会派发家长最忌讳的几大话题的传单,说的,就不说,你也不说,家的很紧张。那寒假回家,比如说看电视,吃东西的事跟我爸争执,就真坐在阳台上跳下去的那种,超夸张的,那会就把卧室门反锁上,坐在窗台上烦,楼下是鸡窝,就一楼养了些鸡,就想与鸡同归,跳下去算了,我爸就拿菜刀砍门,开不了门,弄不开的,我爸的脾气又暴躁,就拿菜刀砍门,我又在那边闹跳楼,我妈就从对面的房间,你吗,那家里是很戏剧性的画面,三个人都很紧张,后来我我妈在尝试翻后,很危险嘛,当时我就想让我妈就平静了。

  翁小筑:你爸妈,都那种很家长式的?

  蒋方舟:嗯,对,其实我爸保护我妈的,我妈身上才那种蛮少女的像我爸又需要我来保护,他在家是那种没见过世面、媒体的,不懂叫舆论的力量,一旦经受,就觉得难以承受的,保护我爸。

  模式化的“社会的成品”

  翁小筑:你读新闻传播,会以后从事记者这块呢?以后从事工作?

  蒋方舟:我想会,善于提问,我觉得善于回答每次我一提问,其实我内心已设定好答案,我再问别人,顶多就问你同不同意,接不,服不服气子,我觉得我更适合做被采访者而采访者。

  我最近在写的后,再写书啦,想去玩一下的“老虎机”,我十年来一台“老虎机”,这台“老虎机”玩,它给我的快乐和的收获,玩了太久了,打算去玩的“老虎机”,比如拍电影啊纪录片之类的。

  翁小筑:会去演吗?

  蒋方舟:应该吧。

  翁小筑:会说当一下导演啊编剧,像徐静蕾那样的

  蒋方舟:嗯,对,比她稍微不靠谱她有财力,更山寨化一点,江湖

  翁小筑:你在北京读书这几年,你不怎样,但怎样,你希望有哪怎样

  蒋方舟:我希望是渐进式的转变,但残留着很胆怯啊,很害羞啊,我觉得的本性,不要改。其实我想保留不好的部分,不好的部分是最初的部分,社会所改造而磨去棱角的部分,我都想保留。比如你的一点点格格不入啊,一点点小愤青啊,一点点小自我啊,小自大啊,小自卑啊,给社会消化掉的东西。我了社会的成品,一模的。其实别人说我童真,但我觉得我比同龄的孩子还保留着童真,也还很功利。在别人功利的,我会觉得害怕,觉得超恐惧。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041188888.com/wd/258513/

扩展阅读文章

考试资料网 https://www.041188888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8 . 考试资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

Top